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焦裕禄迁葬兰考感人一幕:百姓自发披麻戴孝,十几人跳进墓穴

2022-09-28 13:06:57 2451

摘要:《新书·大政》中讲:“夫民者,万事之本也,不可欺”,重视民生,保障民生,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核心根基。在新中国成立之初,我国依旧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,虽然党中央明确提出过,要发展“社会主义农业”,要集中土地重新划分。但这是一个需要几代国人...

《新书·大政》中讲:“夫民者,万事之本也,不可欺”,重视民生,保障民生,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核心根基。

在新中国成立之初,我国依旧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,虽然党中央明确提出过,要发展“社会主义农业”,要集中土地重新划分。

但这是一个需要几代国人共同努力才能实现的目标,在此期间,依然有许多农民青黄不接,甚至吃不上饭。

据悉,当时我国至少有6亿农民,其中贫农和雇农所拥有的土地,只占耕地总量的14%,人均土地分配严重不足。

地主绅豪抢占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严峻的生态环境,始终制约着部分土地的开发和使用。

例如,沙尘暴、洪水、干旱、蝗虫等自然灾害,普通农民根本无力应对,只能听天由命。

尤其是“三年困难”时期,直接导致农民荒废土地,自然环境遭受重创,粮食出现短缺,国家一度陷入了严重的粮食危机

为了扭转这一局面,国家调动地方官员,前往生态环境最恶劣的地区,收集问题,改善民生,焦裕禄便是这批干部当中,表现最突出,最受兰考人民欢迎的官员之一。

焦裕禄

那么,焦裕禄都为兰考人民做了哪些事?他为何只工作了两年便倒在了工作岗位上?兰考百姓为何如此爱戴焦裕禄?

穷乡僻壤人慌乱,治理兰考看焦公

上世纪50年代末,河南兰考县遇上了前所未有的自然灾害,使得兰考人民颗粒无收,生活苦不堪言。

好不容易挨到了春天,万物播种的季节,可兰考人民的20万亩麦田才刚刚露出了几根尖尖的绿苗,就被接连不断的风沙全部打毁了。

而侥幸躲过风沙的30万亩田地,还没熬到秋收时节,就被夏季突如而来的洪水冲垮了。

这下可好,好好的土地硬是在洪水的泡制下和风沙的作用下,变成了盐碱地,而盐碱地上的庄稼,也因为“盐碱”含量超标,而没有一丝存活的迹象。

都说“民以食为天”,此时兰考县的人民,已经失去了耕地与粮食,这“天”也就塌了下来。

据统计,当时的兰考县的常住人口大约36万,在“三害”席卷之后,受灾群众就已经达到了19.3万人。

盐碱地

其他人饿死的饿死,病死的病死,逃荒的逃荒,总之,兰考县所面临的危机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。

如果再不改变现状,恐怕剩下的村民人数也要骤减,到那时兰考就当真变成了黄河弯道上的“无人区”。

那么,像兰考县这样的“烂摊子”,又有谁敢轻易接管呢?万一治理不好,又该如何向当地的几十万百姓交代?

为此,兰考县当地的大小官员,都在想方设法调离此处,既然他们接不住这个烫手的山芋,就只能寄希望于下一任。

1962年寒冬,被沙丘和干旱打磨成一片荒芜的兰考县,终于迎来了一位年轻的干部焦裕禄

焦裕禄前脚刚抵达兰考,后脚就带着一队工作人员,接连走访了十几户人家,收集了当地民生环境所面临的主要问题。

首先,是肆无忌惮的风沙,因为兰考县处在黄河的最后一道折弯处,常年堆积着泥沙,又饱受河道劲风的袭击。

焦裕禄

再加上,国家治理黄河的时候,又多次改道、加固和修建防御堤,使得兰考县正好“站”在了黄河大弯道的上百个“风口”之处。

每当老百姓将庄稼种进地里,只要大风一来,就什么都卷走了,连个渣都不剩。

其次,是令人无可奈何的盐碱地,因为兰考县是黄河大弯道上的“地上悬河”,内涝不断。

被洪水泡过的土壤,经过常年的日晒之后,导致地下水位不断上升,水分中的无机盐因为无法被蒸发,而大量残留在土壤表层,长此以往便形成了盐碱地。

再加上风沙的作用,兰考县土壤的盐碱浓度就更高了,对于种植庄稼十分不利。

最后,是东部地区严重的内涝,因为兰考县的地势呈西北向东南倾斜,总体西高东低。

高的一方遭受着黄河风化的侵害,而低的一方又因为常年雨水堆积,排水系统落后,形成内涝。

常言道:“旱的旱死,涝的涝死”,兰考县这两种极端的情况,使得老百姓根本无法种植粮食,但凡能种上几根青苗的土地,又因为盐碱含量超标,而产量骤减。

为了改善沙丘,焦裕禄书记带着队伍走访了120多个生产大队,向群众吸取经验,最终摸索出“贴膏药”和“扎针”两种方案。

“贴膏药”是将地下的泥土翻到地面上来,盖住沙丘,而“扎针”则是在翻过面的土壤上种植“泡桐树”,这样一来,淤泥可以封住沙丘,泡桐树能够挡住风沙,结果两全其美。

为了改善盐碱地,焦裕禄与工作人员又研制出“深翻压碱”的方案,即,铲掉盐碱含量超标的土壤,填到地底下,再将地下深层处的正常土壤覆盖到地表,这样便能帮助老板姓种出庄稼了。

焦裕禄

为了改善洪灾内涝,焦裕禄带领工作人员,耗时数月,摸清了兰考县洪水的面积和主要流向,并绘制出一张草图,对容易决堤的河道着重治理,对内涝严重的地区积极搭建排水工程。

根据焦裕禄书记的计划,这三项工作将动员十几万老百姓,用1-3年的时间实现有效突破。

焦裕禄

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,因为高强度的工作,和没日没夜地实地勘察,使焦书记的肝病越发严重,生命一度亮起了红灯….

事业未半身先死,梦回沙丘盼脱贫

1960年,尚未接受兰考县重任的焦裕禄,在洛阳矿山工作时,便被确诊为重度肝炎,因为工作繁忙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。

后来焦书记来到了兰考县,前脚刚落地,后脚就开始走访生产队,考察沙丘、河流走向,连睡觉都在办公长凳上进行。

每当他被肝病折磨得满头大汗时,只能用搪瓷缸子抵住发硬的部位缓解疼痛。

而妻子因为帮不上忙也劝不动他,只能坐在一旁默默抽泣…

“没事,挺一挺就过去了”,焦裕禄苦笑着说道,其实他心里明白,他肚子里长的那个“硬块”不是什么“好东西”。

只是苦于兰考县还剩下10几个生产队没能走访完毕,沙丘治理还没有全面覆盖,他恐怕自己有个三长两短,再也看不到战胜沙丘的那一天。

焦裕禄

为此,焦裕禄不得不加大工作力度,接着走访村镇,绘制受灾地图,将治理“兰考三害”的方案一点一点地“发射性”向兰考县的四面八方推进。

当方案推进到老灾区时,焦裕禄的工作力度又空前增大,只因这里的人民生活太艰苦了,大部分人吃不饱饭也看不上病,一家比一家情况糟糕。

1963年冬,焦裕禄正在张社员家交代工作,远远地看见张社员的老婆抱着一个孩子在一旁哭哭啼啼。

他忍不住上前询问得知,张社员的儿子得了几种复杂的疾病,一直不见好转。

焦裕禄

为了宽慰其心,焦书记当即拨通了兰考县医院院长的电话,请他帮忙救治张社员的儿子,后来因为放心不下,焦书记又寄去了一封信以示重视。

最终,经过25天的治疗,孩子的病治好了,张社员为了感谢焦书记,特意给孩子改名为“张继焦”。

后来,村子里有吃不上饭,没钱看病,没条件生孩子的,焦裕禄都慷慨解囊。

即使他家里有6个嗷嗷待哺的孩子,和两个70多岁的老人需要抚养,焦书记还是从指头缝里省出钱来接济他们,直到自己因病倒下,再也无力起身...

1964年4月 ,焦裕禄因为肝部恶化严重而被迫送医,最终被诊断为“肝癌晚期伴随多处转移”。

自知时日不多的焦裕禄,此时也难掩情绪,对着妻子泪流满面地说道:“我快不行了,家里的6个孩子和两个老人的重担,就都落到了你的肩上,辛苦你了,可再苦再难,也不要给组织上添麻烦,知道吗?”

妻子意味深长地点点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...

说起家庭,焦裕禄自知亏欠颇多,无以弥补,直到去世之后,不再拖累家人。

焦裕禄和妻子

而更令他放心不下的,是兰考县的治沙工作还没推进完毕,依然有数万农民的生活尚未改善,病魔若在这时候选择带走他的生命,着实令其心有不甘。

老话说: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”,焦书记能心系天下苍生,却唯独没有将自己视为这天地间的一员。

试问,没有了好的身体,又如何帮助兰考人民走出困境呢?可事已至此,后悔也于事无补。

焦裕禄

1964年5月14日,焦裕禄抱憾离世,生前他再三嘱咐:“我死后,请组织上将我运回兰考,埋葬在沙丘上,让我看着老百姓们治理好沙丘,看着百姓们吃上饱饭...”

话到此处,不免心酸,焦公病危之际,仍然心系兰考百姓,可见其在兰考治理“三害”之时,投入了多少心血与精力。

如今,上苍对焦公吝啬怜悯之心,兰考百姓只能用一片赤诚之意,来表达对焦裕禄书记的悼念...

十万百姓夹道送,妻子悲痛与君归

1964年5月14日,焦裕禄因公殉职,在河南医学院附属医院病逝,事后,省委决定将焦裕禄按照县委书记的待遇处理,安葬在郑州市革命公墓。

可焦裕禄书记在去世之前,明明向组织上申请葬在兰考沙丘之上,河南省委为何又将其葬进公墓呢?

焦裕禄之墓

首先,上世纪60年代,河南的医疗设施和遗体保存技术能力有限,焦裕禄去世之时,天气正热,为了保存遗体,医院只能通过冰块来物理降温,并不建议高温运往兰考。

其次,河南省委虽然知道焦裕禄是党的好儿子,是兰考县人民的父母官,但对焦裕禄在兰考县未完工作上留下的情怀与遗憾,知之甚少。

省委只认为,像焦裕禄这样的好同志,一定要葬在革命公墓里,让世人敬仰,而殊不知令焦裕禄魂牵梦绕的却是那一片茫茫的沙丘。

焦裕禄雕像

后来,经过数十万兰考人民的不断请愿,河南省委派记者前往兰考县重新采集民声,这才得知,原来兰考县的人民如此爱戴焦裕禄。

1966年2月1日,经过河南省委民政厅的批示,授予焦裕禄同志“革命烈士”的称号,同时决定择日将焦裕禄的遗体迁回兰考。

1966年2月26日,一列载有焦裕禄灵柩和家属领导的列车,从郑州驶入兰考。

下午时分,兰考县火车站门口,被十万老百姓们围了个滴水不透,人们手举着花圈,身披着挽联,腰间系着白布,簇拥着焦裕禄书记的灵柩,走上街头。

当工作人员准备将焦裕禄的棺椁抬上灵车,驶向黄河故堤“土牛”时,成千上万的百姓,顿时冲上前去包围了灵车。

有的人哭着趴在灵车上,悲痛欲绝地唤着焦书记的名字,有的妇孺老人跪倒一片,三步一叩头,那场景,就连护送焦书记归来的士兵们,都忍不住抽泣起来。

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哭声以及熙熙攘攘的簇拥声,焦裕禄书记的灵柩在“艰难前行”了两个半小时后,终于抵达墓地。

届时,簇拥在墓葬坑附近的群众已经多达数万人,人们不舍得焦书记下葬,有的拦着棺材不让动,有的索性跳进了墓葬坑里。

正在此时,被子女搀扶着的焦裕禄的妻子徐俊雅,也因为难舍丈夫,一头撞在了焦书记的棺椁上...

“乡亲们,焦书记是人民的好书记,他太累了,就让他好好安歇吧...”

县领导含着泪冲着人群喊道。

这时老百姓顿时停止了“哭闹”,他们自发地为棺椁让出一个通道,眼泪汪汪地看着焦书记的灵柩,被兰考县的沙土一点一点地埋葬。

徐俊雅

不一会,焦书记的棺子被砌成了一方矮矮的坟墓,里面的“人”终于了却心愿,而外面人却因此思念成灾...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